思想即是主宰“物联网”该不该有思想

我们一直将“物联网”定义为人类生活的好帮手。这个好帮手涵盖了从传感层、感知层、应用层、平台层的各项先进技术,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

这样的世界很美好,转而想象一个没有智能终端的世界,我们的快餐文化如果穿越回古代,我们将如何生存?关掉智能终端,小编不寒而栗,我们被移动互联网绑架了。云计算大数据RFID车联网等词汇完成了从新专有名词过渡到普通词汇仅仅用了5年时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手机、电脑等智能化设备。

  

  我们获得“快乐”,我们也支付了“时间”

  移动互联网带给我们生活无尽的快捷,也堆砌了“快餐文化”的砖瓦。2013年央视主打的文化节目《汉字英雄》给小编很大的冲击。长久以来的电子文档让小编得了名叫提笔忘字的病,不仅如此,能写一手好字的小编如今更是哀怨现在的“蟑螂爬”。我们靠移动互联网获得了感官的愉悦和心灵的满足,同样我们支付了我们唯一高耗费成本的财富——时间。

  很多不得志的青年总是在感慨,成功第一靠背景第二靠关系第三靠资历第四靠皮相。无论土豪还是屌丝,去除一切不同的色彩,我们拥有相同的三原色——体力、思考力和时间,且这三原色都是高消耗的成本。面对移动互联网,我们毫不吝惜我们的体力成本,将思考力全权交付,更大肆耗费我们的时间,离奇的是我们的支付完全出于自愿。

  曾有分析师在分析消费者心理时得出结论——支付并不难,最难的是支付之前的环节。而移动互联网让我们乐于支付我们的时间!不知不觉我们被占领了!难道说我们被这些冷冰冰的机器反攻了?难道他们生出了思想?

  思想即是主宰,“物联网”该不该有思想

  科学家对让物体拥有这件事情总是乐此不疲,似乎,他们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人的自主选择被物联网技术左右?难道要将这个原因归结为科学家们的怜悯之心?

  我们通常喜欢将我们的作品视作我们的孩子,这种想法作用让我们对被制造出来的类人机器产生了移情作用。机器是不是应该有思想?这样一坨铁块智能靠墙上的电源和三叉插头活着,他们为我们服务,我们是不是应该将人类的智慧移植进去,让他们自主思考?

  同样科学家也分成了两个派系,在分歧的作用下,我们遵循着这样的条约——必须绝对控制的工作,仍然采用简单的经验。

  这个条约正是人类对未来科技恐惧的体现。

  恐惧来源于无知。

  我们被移动互联网绑架了,却将一切的原因退给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被我们的体温温过的智能终端若是拥有思想,会怎么看待推卸责任的我们?我们对未来科技的恐惧来源于我们对未来科技的无知,总以为电影中的机器人入侵就真的会有机器人主宰我们的世界。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电子商务专委会副主任王汝林曾说过:“物联网是物与物相连的互联网,物联网为人民服务,但物联网的本质仍是人的操作。”小编想说,赋予物联网技术智慧的是人类,操作物联网的核心仍是人类。如果将分布式系统的分布自治生拉硬拽到人类应对物联网技术自治上,阻碍物联网技术发展的无疑是我们的无知。

  我们在社会中充当不同的角色,我们也在推动社会的变革。我们拥有思想,无论技术怎样变革,我们仍占有主导地位。

  人类在进步,物联网技术在发展,这就是进化。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物联网在线,原文地址:http://www.iot-online.com/chanyeyanjiu/2014/0226/25162.html。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速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