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企精准切入智慧城市大有可为

6月2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在沪签署共建智慧城市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董事长王晓初为中国电信医疗行业信息化应用(上海)基地揭牌。

根据协议,双方将围绕夯实基础设施、拓展智慧应用、促进产业升级等开展战略合作,推进上海新一轮智慧城市建设。中国电信将在2014年~2016年在沪投入350亿元,建设包括第四代移动通信网络、光纤网络、互联网国际出口、云服务在内的信息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应用平台。双方合作将重点提升上海的电信基础设施能级,打造智慧应用,促进信息消费,推进智慧园区、智慧社区、智慧新城、智慧商圈、智慧村庄建设。中国电信还将设立上海自贸区分公司,为自贸区管委会进行管理服务、区内企业开展全球业务等提供有力支撑。

为规范和推动智慧城市的健康发展,住房城乡建设部于2012年启动了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工作,相关业内人士预测,“十二五”期间,我国“智慧城市”投资总规模有望达5000 亿元。现如今,在国家和地方相关部门的支持和推动下,智慧城市建设发展现状如何?智慧城市建设是否存在“拦路虎”?  

智慧城市建设高潮迭起      

近年来,随着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的创新和发展,各地也掀起了智慧城市建设的热潮,很多城市都相继提出了“智慧城市”的发展方向,并着手开始规划建设。

智慧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根据去年8月相关统计资料显示,全国已有95% 的副省级以上城市、76% 的地级以上城市,总计约230 多个城市提出或在建智慧城市,计划投资规模近万亿元。在提出建设智慧城市的地级以上城市中,珠三角、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区域所占数量比重较高,同时,中部的武汉城市群、长株潭经济圈等也积极投入到智慧城市建设中。从这些城市经济发展情况分析,有35 个城市人均GDP 在4000 美元以上,其中人均GDP 在8000 美元以上的城市有19个。

天津市亚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安)产品经理龚庆明表示:“开展智慧城市建设,已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信息化水平先进城市的发展共识,已成为众多城市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提升城市运行效率和公共服务水平、实现城市跨越式发展的重要途径。”

记者了解到,除了上海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外,近年来,国内部分地区都相继提出了智慧城市的口号,并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建设,智慧城市建设的最终目的是希望城市各个项目都能相互协调,更加“便民”、“利民”、“惠民”,跟上社会智慧发展的脚步。

去年年初,住建部公布国家首批智慧城市试点名单,重庆市南岸区入选。据南岸区电子办常务副主任蒋文新介绍,南岸区智慧城市建设被细分为20多个项目,包括智能家居、家校一卡通、智慧养老、电梯卫士、智慧社区等。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建筑节能处处长董孟雄此前也曾表示,南岸区作为国家物联网产业示范基地,正在推进包括智慧社区、智慧养老、智慧旅游、远程医疗、车联网等在内的31个物联网应用示范项目工作,具备良好的智慧城市建设基础。

截至今年年初,南岸区部分重点项目已落地实施,智慧小区、智慧城管初显成效;“智慧商圈”、“智慧养老”、“智慧环保”、“智慧教育”、“智慧安全”、“智慧南滨”等项目推进有序。

在今年5月底的“2014英国-重庆智慧城市发展研讨会”上,南岸区区长郑向东表示,希望加强与英国公司在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交流合作,南岸计划用5年时间全面推进城市智能化。

 

“未来两年,我区将斥资21亿元完成智能家居、家校一卡通、智慧养老、电梯卫士、智慧社区等项目建设,以‘让百姓享受便捷新生活’为目标,统筹规划,有步骤地推进‘智慧南岸’建设。在3到5年内,力争建成网络设施高速运转、城市运行精准可靠、公共服务优质便捷、产业经济高端融合为特色的智慧城市,切实提升市民生活质量,开启市民便捷生活新时代。”他表示。

除了重庆外,广州、安徽、福建、湖北、四川等地也陆续叩开了智慧城市建设的大门,由此,国内智慧城市建设掀起高潮。

相关政策力促智慧城市发展

智慧城市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概念,主要包含着智慧技术、智慧产业、智慧(应用)项目、智慧服务、智慧治理、智慧人文、智慧生活等内容。济南金达莱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达莱)经理曾凡太表示:“我认为目前智慧城市的建设内容主要包含数字政务、数字产业和数字民生三个方面。”

龚庆明认为智慧城市主要包含城市安全、城市便捷、城市高效、城市健康四个方面,可以帮助城市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如视频监控,应急智慧、报警运营、安全生产、数字社区、智能楼宇、一卡通、家居养老、节能环保、智慧电力等等。

为了保证智慧城市各个细枝末节都能面面俱到,国家和各个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众多利好智慧城市建设的政策和指导意见。

据了解,早在2010年9月,宁波市就出台了《中共宁波市委宁波市人民政府关于建设智慧城市的决定》。由此,宁波作为第一个在政府层面全面推动下实施智慧城市建设的城市,对中国智慧城市建设起到了引领及示范带动作用。在宁波的带动下,不少城市提出了具体的智慧城市建设目标和行动方案,甚至有些地区把智慧城市建设列入了“十二五”规划,如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深圳、武汉、株洲、佛山等。

今年4月,福建省政府出台《关于数字福建智慧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科学务实、健康有序地推进全省智慧城市建设。到2016年建成全省电子政务公共平台,政务活动普遍实现全流程网络化办理,基本建成智慧城市感知、支撑、服务三大基础平台,交通、环保、安全、旅游、市政等重点领域核心业务实现智慧化应用。

除了各个地方政府大力推动智慧城市建设外,我国政府以及相关职能部门也十分重视智慧城市的建设并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和指导意见。据中国传媒大学信息工程学院杨磊教授介绍,早在2012年底,住建部就发布了关于开展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工作的通知,并出台了《国家智慧城市(区、镇)试点指标体系(试行)》(以下简称:指标体系),为我国智慧城市试点建设提供了标准依据。杨磊介绍,该指标体系包括4个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和57个三级指标。

紧接着,2013年1月29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首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共90个,其中地级市37个,区(县)50个,镇3个;2013年8月5日,住建部再度对外公布了2013年度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名单,又确定103个城市(区、县、镇)为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共包括83个市、区,20个县、镇。由此,目前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已达193个。

得益于各项政策的利好,智慧城市的进行也大大加快。相关数据统计,截止2013年,我国已有四百余个城市宣布建设智慧城市,覆盖了东中西部地区。除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城市外,杭州、厦门、珠海等一些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达城市也开始智慧城市建设。湖北、湖南、山东、辽宁、四川、河南、安徽等省则提出建设“智慧城市群”。其中,湖北省和广东省的“智慧城市群”分别涉及17个和21个省内城市。

两种盈利模式 多种建设类型

对于投资者或者参与者来说,智慧城市建设的获利,无论是前期的产品或者解决方案还是后期还是后期的软件,其盈利无疑是一块巨大的市场蛋糕。

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在建设智慧城市领域的直接投资已经超过3000亿元,目前三大运营商已经和几百个城市达成“智慧城市”合作协议,预计“十二五”期间该领域的投资有望突破5000亿元。

据龚庆明透露:“目前来说,我国智慧城市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两种,第一就是政府企业投资,使用者付费;还有一种就是企业提供服务,商业服务盈利。”他表示,无论是哪种盈利模式都尚未成熟,有待后期的深入探讨和摸索。

据了解,当前,直接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多为移动、电信等大型运营商。如2012年,中国移动投资500亿元建设“智慧山东”;近日,中国电信投资350亿元助力上海智慧城市建设等。而其他的部分企业都以提供产品或者服务作为间接参与者。

从智慧城市的建设模式来说,深圳市中微安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李伟明认为,当前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主要有四种模式:政府投资运营企业参与建设;政府与企业合资建设与管理;政府统筹规划,企业投资建设;企业建设运营,政府、公众购买服务。

而关于我国智慧城市的建设类型,浙江省副省长毛光烈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目前智慧城市建设主要有三种建设类型:第一种是技术工程项目建设型;第二种是数字城市的扩充型;第三种是智慧能力建设型。而他更看好第三种建设类型,“智慧城市应该具备智能感知(能实现实时、全面与立体感知)、系统协同(能够实现一卡通、一链通、一令通)、智慧处理(建立在大数据、云存储、云计算、业务建模和智能分析等服务之上)、机制先进(投资运营机制高效、权益保障追溯完善、监管体制管用等)、服务优质等特征。只有具备上述功能,才能称之为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与安防结缘

业内人士分析称,长期来看,智慧城市建设在政府投入支撑下将保持持续高速增长,智能交通、数字城市管理、城市安防、医疗信息化、绿色建筑、地理信息、云计算、物联网等八大细分行业发展前景广阔,智慧城市建设细分领域将是安防行业未来掘金主阵地。

安防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国家政策推动,智慧城市建设提升到战略地位,智慧城市的建设落地实施给包括安防行业在内的众多行业带来新的市场契机,使安防行业成为信息产业的新蓝海。

对于多数安防企业来说,更为关注的是智慧城市能带给安防行业怎样的机会。深圳达实智能旗下全资子公司达实信息(以下简称:达实)市场总监黄志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防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做智慧城市建设对于安防行业是有很多机会的,智慧医疗、智慧社区、智慧企业、智慧物流、智慧教育等等,其中就包含了一卡通、视频监控等安防的各个领域。”


 

杨磊也指出,在指标体系的57个三级指标中有一项与安防挂钩的体系——智慧安全,这其中既包括安防,同时也包括食品安全、药品安全等,智慧城市的建设与安防息息相关。“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安防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也是尤为重要的一部分,在智慧城市建设项目种,如果安防建设不过关,社会治安就无法保证,就不能算的上真正意义上的智慧城市。从这一点上来说,安防的建设是很重要的,虽然现在很多智慧城市建设不是从安防的角度去切入,但是深化到其真正实际落地的项目中,安防建设是必不可少的。比如,智慧旅游建设其实大部分都是关于安防视频监控的建设,如利用视频监控来对客流量进行统计等等。”

“智慧城市建设与安防行业的关系可谓相辅相成,一方面,智慧城市的建设给安防行业带来了许多新机遇,为其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而另一方面,安防行业的蓬勃发展又助力智慧城市的快速建设,为智慧城市建设提供了无可替代的技术与设施支持。”龚庆明说道。

此外,龚庆明还进一步表示:“就目前而言,许多安防产品已在智能建筑、智能交通、智能家居等诸多领域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应用。例如视频监控、出入口控制、防盗报警、楼宇对讲四大类设备已经在智慧城市的建设中崭露头角并呈现出燎原之势。尤其是视频监控类设备,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得到了最为广泛的应用并正发挥着重大作用。”

安防企业须有精准定位

智慧城市建设的火爆带动了各个产业的发展,安防作为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获得了相当一部分市场份额,安防产品以及解决方案中,视频监控、楼宇对讲、防盗报警、停车场一卡通以及平安城市、智能交通、智能家居解决方案等都与智慧城市息息相关,因此,众多的安防企业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其中。

龚庆明表示,当前,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各地的建设热情高涨,但大多数城市对智慧城市建设缺乏明确的定位和目标,对如何开展智慧城市建设存在困惑,缺少科学合理的规划和措施,在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重形式、轻实效, 重采集、轻分析,重硬件、轻软件,重技术、轻人才, 重新建、轻利旧,重建设、轻运营,重发展、轻安全” 等现象。

相关负责人表示,智慧城市建设概念过于宽泛,细分到安防领域需要参与安企拥有十分明确的定位,能够找到参与建设的切入点。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凡太表示,安防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子项目在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其中,在智慧民生方面,人民群众的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几个领域的数字化、信息化建设等都涉及到安防产品。“食品安全数字化中的食品射频识别标签、智慧医疗中的检测仪器、数字化网络化的教育系统等都与安防息息相关”,他表示,目前,在金达莱参与的建设中,主要包括安防数字化建设、水利调度指挥系统、地震监测预报系统、气象预测预报系统、公安监测监视系统、农业物联网监测系统等。

 

“达实的业务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参与整个智慧城市的智能化建设,还有就是智慧城市建设中所有的产品业务,比如物联网、云计算、云服务等的应用,”黄志勇介绍,“公司目前做了许多大型工业园区的项目,比如海尔工业园区、长安标致雪铁龙工业园区、宝钢工业园区等,公司主要负责在这些工业园区建立一个大数据库”。记者了解到,在长安标志雪铁龙工业园区,主要通过达实提供的智能化系统和中央空调蓄冷的服务,每年能转化990万kWh的高峰用电,相当于节约标准煤约3700吨。

龚庆明也表示,亚安近几年一直参与到了智慧城市的建设当中。主要以平安城市建设为主。包括:新疆、甘肃、合肥、江西等地区的平安城市建设中都应用了亚安的监控产品,通过提供高清化的产品和服务参与到建设中。

“在新平安城市建设过程中,‘高清化’已经成为一种必然的发展趋势。新平安城市视频监控系统已经由‘看得见’的视频安保系统,全面转向‘看清楚’的高清联网系统,并遵循‘建为用,用为战’的原则,开始了‘看明白’的智能化、业务实战化的融合系统建设。所以,近年来亚安一直在‘高清化、网络化、智能化’ 技术上下功夫,争取研发出更多具有亚安特色的产品满足智慧城市建设的需要。”龚庆明介绍,“网络高清摄像机、高速球、高清电子警察、高清卡口系统等都是我们的切入口。”

智慧城市建设遭遇“拦路虎”

从各个地区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来看,其投资份额都是数以亿计,建设周期也都在3年到数年不等,投资承建的主体也不尽相同等等,一系列因素也给这个庞大的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发展阻碍。

尚达不到智慧的要求

在去年召开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第五次专题研讨会上,浙江省副省长、中国信息化百人会顾问毛光烈对智慧城市建设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及对策做了深入分析。

在毛光烈看来,智慧城市具有智能感知、系统协同、智慧处理、机制先进、服务优质等特征,但目前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在认识、技术、实践上还达不到“智慧”要求,存在一系列突出的问题和挑战。

他认为,当前智慧城市之所以缺乏“智慧”首先从认识上就存在问题,大多数地方将智慧城市等同于数字城市。其实不然,他表示:“智慧城市与数字城市是信息化不同发展阶段的产物,智慧城市基于数字城市,但高于数字城市。”

从其技术创新方面来说,没能开发“一揽子”解决问题的业务操作系统软件,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卡通”。

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毛光烈认为,从当前智慧城市建设实际项目来看,其缺乏安全可靠、管理严格、服务一流的云服务业务工程公司,同时,承担智慧城市建设的公司缺乏成功案例与经验。

因此,毛光烈认为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挑战是:信息依据类别、行业、部门、地域被隔离;信息之间的关联性被割裂和遗忘;信息的利用由于技术障碍和体制弊端而受限制。

“智慧城市的本质是要实现城市范围内不同部门、不同行业、不同群体、不同系统之间按需的数据融合、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龚庆明认为,当前智慧城市建设实际落地也存在着一定的困难,首先是技术的障碍:大数据处理滞后,三网融合水平低,城市管理柔性差,基础软件开发能力弱等;其次是体制弊端:部门分割导致信息封闭和壁垒, 互联互通共享难,电子政务重复建设十分严重等;第三是人才缺乏:专业技术人才、管理人才、营销人才均严重不足;最后一点则是观念落后:城市管理重“管”轻“理”, 法制观念、人本观念、服务观念均非常缺乏。

各部门协调不到位

除了提供的产品达不到真正的“智慧”要求外,相关人士还表示,当前,在我国的智慧城市建设中,由于各个领域各个部门相对独立,很多信息资源无法实现共享,因此也形成了众多的“信息孤岛”,此外,各个职能部门标准不统一,也造成了部门之间相互协调不到位的弊端。

“我认为现在最大的瓶颈就是在政策主导上,由于一些非技术型的问题造成项目无法实施。比如,在某个城市的平安城市建设中,一个灯杆上有8个摄像机,这其中包括城管、社会治安、环保局、交通、派出所街区多个部门的,这就出现了一个资源无法共享的问题,即便是可以共享也还存在谁主导的问题。还有在某个市的项目中,各个职能部门都去抢资源,这就出现了各部门协调不到位的现象,这些瓶颈也是不能忽略的,”杨磊对当前智慧城市存在的瓶颈进行了深入分析。

毛光烈也曾表示,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管理部门各搞一套,甚至一个部门内部也各自为政,造成“有网无联”。比如,治安一套探头一个网、城管一套探头一个网、交警一套探头一个网,且不相容。

每个城市的智慧城市发展不均衡,各个城市都还处在摸索的阶段,但是也都相继达到了一定的规模,有些城市的监控、一卡通等安防设施逐步齐全,但是还没有完全达到完全互联互通的程度,黄志勇表示。“智慧城市不是一个孤立的系统,需要整合在一起,通过大数据的平台向各个系统提供其所必须的内容。但是目前来看,很多地方的信息还是一个孤岛,比如在大数据方面,银行是银行的数据,运营商是运营商的数据,都没有产生关联,很多数据都是一个孤立的世界,很多数据无法实现共享,达不到互联互通的要求”。

智慧城市需积极谋篇布局

对于智慧城市建设的各个参与主体来说,面对众多的发展阻碍,更应该沉着冷静,业内人士表示,要意识到智慧城市不仅仅只是一个概念,只要参与进来,就会获得众多的发展机遇。同时,企业在参与投资建设的过程中也需要更多的耐心,积极谋篇布局。

黄志勇表示,随着智慧城市新的目标和要求的提出,企业在参与竞争的同时,需要不断地丰富产品线,同时,还需要不断地推陈出新,开发出更多的创新型产品。

拒绝千篇一律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张新红近日在阐述我国智慧城市的发展现状时也表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已经有很多个城市推进智慧城市的建设工作。但是在不少城市的建设过程中,出现了很不智慧的做法,例如高度雷同的规划。

“对每一个城市来说,需要找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信息化城市在发展过程中,要经历准备期、发展期和提升期。各个城市根据自身的经济社会特点和信息化水平程度,可分成后发城市、问号城市、潜力城市和明星城市四个不同的类型。不同类型的城市,选择的路径也应该是不一样的,面临的任务也有所不同。各个城市找准自己的位置,就知道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张新红认为,各个地区可以根据城市自身的条件和特色选择适合自己的策略,做到因地制宜,并将这种策略贯穿到整个智慧城市的建设之中。

同时,张新红还认为,每个城市不要形成千篇一律的模式,应该寻求创新和突破,要在顶层设计和尊重创新之间进行协调;处理好本地应用与覆盖全国的关系;深入挖掘表层应用和深度需求之间的关系;梳理好政府引导和市场运作、社会共同参与之间的关系。

杨磊表示,智慧城市的各个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能顾此失彼,如果欠缺了某一方面就只能称之为局部的智慧城市建设了。所以智慧城市都是通过顶层设计,分块分区域来逐步实施,关注民生的建设要优先或者重点实施,一些其他的增值服务可以放在后期实施,让智慧城市建设也能分轻重缓急。“从整体来说,智慧城市建设的瓶颈就是缺少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方面的建设。从局部来说,比如智能交通中,乘坐地铁十分方便,但是公交却不太方便,所以智慧城市建设中的某一方面也需要十分完整的链条衔接自如,缺一不可。

加强云服务建设

智慧城市的建设是建立在云的基础上,因此,对云服务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对于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企业和政府部门来说,需要合理地规划和建设云服务体系。

黄志勇也表示,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各个企业都需要拥有自己的云平台方便管理,他表示,在企业参与的各个智慧城市建设的项目中,各项信息和数据都需要通过自己的云平台进行存储和分析。

毛光烈此前也曾表示,为解决智慧城市建设的难题,要主攻智慧云服务技术,加强云、管、端“一体化”的技术创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确保智慧产业技术创新优先安排。另外,要以政府购买云服务作为改革的突破口,推进智慧城市体制机制创新。才有利于调动各类资本与要素的投入,才能加快发展,抢占先机。

同时,毛光烈还认为,率先推广公共服务的购买有利于发挥示范引领作用,解放大数据的生产力,有利于移动互联网、智慧物联网等网络产业经营体制创新,有利于打破信息孤岛的体制僵局,有利于激发网络经济发展的市场活力。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中安网。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速与我们联系